第166章 帝王术 作者:红尘青叶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7-13
  •     秦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Ω Δ

        “帝王术?就是野史中说的那什么帝王心术?”

        胡老头淡定的点了点头,“不错,就是帝王心术?!?br />
        秦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帝王心术这东西不少的野史,小说,甚至传记中都有记载,但真正什么是帝王心术却从来没有人知晓过。

        或者,能够真正知晓帝王心术的,也许除了那些帝王,便只剩下掌握帝王心术的人了。

        以至于不少的正史都将帝王心术一说称之为谎言,因为从来没有被任何人,任何典籍证实过。

        “能说说什么是帝王心术吗?”秦白一时间也不由的满心好奇,这可是传说中专供帝王学习的帝王心术。

        古老头没有说话,直接提过了一直放在他身边的一个不算太大的淡红色木箱。

        这个木箱并不起眼,古老头直接将木箱推到了秦白身前,然后将箱盖直接打了开来。

        秦白这才发现木箱中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叠完全是用黄绢制成的古册。

        具体什么年代秦白看不出来,但感觉上应当是上了年头的东西。

        当然,作旧作假另说,所以秦白对于年代什么的也没有在意。

        绢册之上没有任何的文字,只有用金丝绣成的淡淡龙纹。

        秦白没啥好担心的,好奇的掀开了最上面的那一本,这一看,秦白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翻看了十数页之后,秦白直接将册子给合了起来。

        然后盖上箱盖直接推回给了对面的胡老头。

        胡老头直接这时才淡淡的道:“帝王心术其实就等于是那个年代的心理学,只是这门心理学主要是以帝王的角度出发,所以才有了帝王心术一说?!?br />
        秦白没有理会这话,因为书中的内容其实远比胡老头说的更加的复杂,或者可以说完全是以上帝视角来看待世间的一切。

        所以它既可以说是一门心理学,但同样又超脱了心理学的范围,最少在秦白看来,这种思想有些诡异。

        秦白心里的想法显然胡老头非常的清楚。

        “你可知道帝王心术最初出自何人?”

        对于这个问题秦白反倒更感兴趣。

        “何人?”

        “夏帝启,你可知夏帝启修炼的是何道?”

        秦白听得是一愣一愣的。

        “有话直说?!?br />
        胡老头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这种老狐狸早就将脸皮磨得比城墙都厚,这其实也是秦白不太喜欢跟林老爷子跟石老头打交道的原因。

        “夏帝启据说乃是虫巫,而这帝王心术便是脱胎于巫盅之道?!?br />
        对于帝王心术,哪怕是心理学,秦白都称不上一知半解,但说到巫盅之道,秦白却是比任何人都更加的清楚。

        想到巫盅之术,秦白脸上的神情终于平缓了下来,如果真是出自巫盅之道,那这帝王心术中的内容就算不得什么了。

        “对于古时帝皇来说,世间万事万物不过只是他盅中巫虫,又哪有什么可为不可为,不外乎就是驱小搏大,左右平衡之术罢了,而选才也不过就是炼盅???”

        没让胡老头继续说下去,说到炼盅,他比胡老头懂得多。

        “行了,这炼盅我懂,说说你为什么要找上我吧?!?br />
        胡老头深深的望了秦白一眼,才道:“秦先生可知自己如今已有龙兴之相?!?br />
        “停?!?br />
        见胡老头简直越说越离谱,“有什么说什么,别跟我玩这玄乎的,龙兴之相,你胡家难道是算命的不成?!?br />
        胡老头似乎僵了一僵,之后才弱弱的道:“老祖胡惟庸当年确实是以术算之道结识的朱皇帝?!?br />
        秦白也不由的僵在了当场。

        过了好一会胡老头才接着道:“胡家行的便是从龙之道,所以????”

        秦白一听这话直接便起身而去。

        转眼过去了五日。

        五日中,秦白绝大部份时间都放在了秦师山各种摊位上,然后便是躲在小九儿的石屋中不停的炼制巫药。

        巫药的炼制虽然没有丹药炼制那么玄乎,但巫药毕竟是丹药的前身,加之巫药的炼制本就粗糙,所以哪怕有梦境天授,秦白的巫药炼制成功率也不到三成。

        好在如今各种灵药,灵植,灵材数量不少,加之懂得炼制巫药的实在没有几个,以至于价格并不高。

        所以秦白炼制巫药的消耗并不算大。

        特别是如今差不多所有人都不知道昆仑禁区中所产的各种灵物的用途,价值,秦白很是在各个摊位上捡了一批漏。

        虽然这般多少有些不那么道德,毕竟如今任何的灵物都是用人命从昆仑禁区中采摘回来的。

        但秦白也没有高尚到有负罪感的地步。

        “这就是炼心汤?”

        小九儿像猴一样蹲在秦白身前的石锅旁,旁边除了张大之外,还有如狗皮膏药一般甩都甩不脱的胡老头。

        这几天秦白明确的拒绝了胡老头好几次,但胡老头丝毫不为所动,一直像尾巴一样的吊在他身后。

        他又不能直接出手赶,一时间还真拿这厚脸皮的胡老头没有办法。

        秦白直接将人头大小的黑色石锅递给了小九儿,为炼心汤的主药炼心果还是秦白从小九儿的私库中发现的,于是就为小九儿炼制了这一保山炼心汤。

        别看这炼心汤名字普通,却是他手中少有的几种有名称的巫药之一,而且还是出自星月部落的秘传。

        与炼血术可谓是一脉相承,最少适合炼血术修炼者服用,特别是小九儿还是心脏神力化,更是契合小九儿。

        小九儿看着泛着阵阵恶臭的炼心汤是满脸的嫌弃,反倒旁边的张大跟胡老头是一脸的激动。

        “这么臭,能不能让它香一点,不然我入不了口?!?br />
        秦白没好气的瞪了小九儿一眼,对于这个小丫头秦白是越来越无语。

        这几天秦白又好几次打算将手中的药巫传承给对方一份,但每一次都被干净利落的拒绝,到如今,秦白已经完全放弃了。

        秦白干脆直接站了起来对一旁的张大说,“药我已经帮她炼了,她服不服就是她的事了?!?br />
        说完,秦白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胡老头第一时间像狗腿子一般追了过去。

        如今胡老头在秦师山被称为第一狗腿,但在秦白看来,这胡老头更像是一个大太监,简直将清宫剧里的太监作风学了个十足。

        因为秦白药巫的身份,他在秦师山顶也有了一座大约五十平米左右的两层石屋,而且位置就位于山顶的空地广场边缘。

        离开小九儿的石屋后,秦白第一时间便回了自己的石屋。

        帮助小九儿炼制炼心汤并不是无偿的,他从小九儿的私库当中寻到了两种非常不错的灵药。

        一种是一枚大概土豆大概的黑色果子,果子外表没有什么异常,但当挂在秦白腰间的小丑猴看到这颗果子时却有了反应。

        所以哪怕秦白也不知道这果子是什么,最终还是将这枚果子拿到了手。

        至于另一种则是一根大概小指头粗细的金黄色根茎,其实秦白的主要目的就是这根名叫雪龙根的东西。

        雪龙根正好用来炼制一种适合秦白自己服用的炼骨巫药。

        与炼血相比,炼骨毫无疑问难度更高,炼血还可以能够正常修炼进行,但炼骨却必须使用外力,这巫药便是绕不开的选择。

        当秦白回到自己的石屋,石屋外便开始慢慢的聚集起三三两两的人群。

        自从他药巫的身份在秦师山曝光之后,所有秦师山的修炼者从外面回来的第一个目的地便会在秦白的石屋。

        这其实也是秦白决定公开自己的药巫身份的原因。

        以昆仑禁区之大,靠他自己去采药,那绝对是下下策。

        跟着秦白回到石屋的胡老头没等秦白吩咐便在第一楼开始帮着收购起各种灵药来。

        像跟屁虫一般在秦白身后跟了这么几天的胡老头算得上是如今秦师山除秦白之外最了解各种灵药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秦白对赶走胡老头的态度随着时间也越来越软化。

        坐在石屋之中,秦白一边看着门口的胡老头忙上忙下,这几天秦白炼制了几种基础性的巫药,然后便开始以这些巫药来与秦师山上的修炼者作交易。

        仅此一点,在秦白看来,一天下来的收益甚至比江海广场还高出许多。

        江海广场别看做的是修炼者生意,但更多的是凡俗之间的生意,而这秦师山却是完完全全的修炼者的生意,而且还是现阶段最顶级修炼者的交易。

        在如今能够出现在第六环与第五环相连处的修炼者无疑是最顶尖的那一批。

        而秦白如今可谓是掌握着全部的定价权。

        如果不是担心未来身份曝光之后会对自己的名望造成冲击,如今的秦白完全可以拿任何一种烂大街的巫药换到任何灵材。

        当然,虽然绝大部份的修炼者都无法辩认灵材灵药,但顶级灵材灵药的外表表象作不得假,所以这类灵材灵药如今也很难流出来。

        秦白直接将手中的果子递给了木木的小丑猴,小九儿的那一拍后遗症实在是严重了一些。

        另外经过这几天,秦白也发现这小丑猴应当原本就受了极重的伤,所以各方面的状态并不太好。

        看着小丑猴毫无反应的将果子吞了下去,秦白又喂了它几颗噬灵魔阳花的瓜仁。

        这几天,他手中大半的噬灵魔阳花的瓜仁都进了小丑猴的肚子,但小丑猴的状况却并没有好转多少。

        就在秦白打算再为小丑猴炼制几锅疗伤巫药时,一直在门口处忙碌的胡老头忽然走了进来。

        “秦先生,有人求见您?”

        秦白先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后才发现胡老头的语气有些怪异,他的目光不由的投向了门口。

        这才发现门口位置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瘦弱身影。

        这个身影修炼的显然并不是炼血术,不过如今在秦师山不是修炼炼血术并不是代表其弱,反倒是代表其更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 郭万超 马萱: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文化产业价值链 2018-12-12
  • 沪深两市每年应该有50家企业退市,才能走上慢牛行情。 2018-12-12
  • 3万亩“私家湖泊”为何如此任性? 2018-12-12
  • 一周:内蒙古水利厅厅长被查湘潭市委副书记赵文彬落马 2018-12-11
  • 老干部同志,你是否愿意让别人骑在你头上拉丝拉尿?[哈哈] 2018-12-11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8-12-10
  • 长治市民今后办理出入境业务可享受“一网通 一次办” 2018-12-10
  • 推动民营企业创新发展 2018-12-10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8-12-09
  • 马克思主义通过指导无产阶级革命建立起部分社会财富公有制而改变了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离开部分社会财富公有制的建立来谈“改变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纯粹是无稽之谈。 2018-12-09
  • 非遗保护,还须多些“契约精神”--旅游频道 2018-12-08
  • 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8-12-08
  • 鲜琦:感恩父亲节,永远难忘父亲这首歌(4) 2018-12-07
  • 家里还装木门的你out啦!现在流行这样装! 2018-12-07
  • 2016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重庆香山旅游峰会 2018-12-07
  • 931| 173| 610| 768| 949| 967| 271| 133| 912| 115|